剛在海牙住下來的頭幾天

每早, 從沉睡中清醒到完全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

總有種錯覺

起先忘了自己是誰

接著忘記自己身在何處

在家裡? 在紐約? 還是哪處的青年旅館廉價旅社?

思慮像旋風一樣掃過之後答案還是沒有出現

妹妹呢? 她睡在哪? 是不是該起床了

轉過頭, 眼睛眨了兩三瞬適應陰天清晨昏暗的光線後

才想起, 啊

妹妹因為學校早開學已經返美

主人文沁又到羅馬去

原來旅行已經暫時停止

而我在這裡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也許是學生時代不斷累積的表演經歷中吧

我便知道, 生命不停在教導我們

在生命裡, 要隨時準備好做獨自一人的旅程

當然這個旅程實際上包含許多意義

只是現在碰巧我真的在旅行

雖然心理準備是有

但實際碰上時, 還是叫人有點手足無措

怎麼說呢? 首先就是提不起勁來

好像失去繼續向前的意義和動力, 或許是責任

每當忙碌學期結束, 假期開始的前幾天, 也會有類似情況

總之, 那是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人心總在這一刻最為脆弱

總會在記憶裡思念起某段時光

特別是在家的日子, 無憂無慮

有人能讓你放心依靠, 也有人正依賴著你

你是被需要的, 是個重要也被珍惜的存在


有個剛從SVA畢業, 留在紐約工作的女同學

最近才把msn暱稱改成

"一個人在外面沒依靠的時候,任何人都會想來佔點便宜"

心頭感觸實在很多, 實際上不就是這樣?

所以我常告誡自己, 一人隻身異鄉

在目前根本沒能力回報的時候

唯一能給父母的回饋

只有好好照顧好自己, 不讓任何人擔心

此外, 自己所花費的每一分一毫都是父母半生積蓄

要是不知更加倍努力

套句這次在德國文件展上遇見, 與從前美術班同學孟真的一段談話

"不然就把你拿到電椅上去電一電XD"

(喔她已經一個孩子的媽啦...)


此外, 我還常想

少了爸爸的教導

我今天就不會有寬廣的胸襟

遠大的眼光, 和不凡的價值觀

少了媽媽的教導

我就不會是一個在小細節細膩

有教養又優雅的人

是他們一手造就了我

給我今日的成就

另外, 文采是家學淵源

藝術細胞從哪來就有點不清楚...

樣貌是優良血統

不過運動神經倒沒怎麼被遺傳到

雖然我超愛運動


今天是父親節

我想好好的對爸爸說

父親節快樂

也順便感謝媽媽

還有, 我過的很好

你們完全不用擔心

要好好照顧身體喔

這趟旅行我們還買了好多禮物要給你們

請期待啊, 呵











farlan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