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春季的課程在5/5星期一時正式結束

對我而言, 短短不到兩年的MFA學生生涯也正式告一段落

接下來要做的事

就只剩畢業典禮與畢展


人潮淡出平日人滿為患的樓層

只剩Lab Assistants和老師們在做最後系統設備與行政的維護善後

其餘人也許早準備好休息放假讓自己好好喘口氣

也許忙著準備回國, 搬家或找出路

也許有各種計畫

我則依然每天到學校報到

依然工作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該說是種慣性嗎? 也許是吧

就像長跑選手在衝過終點後仍然無法立即停下

我維持著過往作息的規律

倒不是因為像一年級時那樣

總在忙碌學期結束後

因一時間不知該做什麼突然感到悵然若失, 恰好相反

這次情形完全不同

我再也不會是學生了

至少在任何可預期的近未來內都不會是

學期結束前最後幾個月對將來的不確定性所產生的焦躁與不安

如今一躍成為激進向前的亢奮動力

當真正開始正面迎向挑戰時

我, 向來都以自信

主動出擊


這是完全由自己選定的方向與道路

橫跨了整個以二為開頭的十年

摸索, 努力, 不斷嘗試

這是展露於表面上能被觀察到的情形, 而實際上

當現在回過頭去仔細想想, 我所真正做到的

也只不過是

聆聽心中生命對自己真實的呼喊, 與

順從內心的直覺

這一體兩面的行動, 在時間裡累積成一道清晰的軌跡

串起所有的人, 所有的事, 所有的物

將我帶到這裡


而如今我正要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獨力站起

在這裡, 家人所能給予的

師長朋友所能幫助的, 社會所能關照到的

完全都被限制到一個極小狀態

自嘲這困難度比準備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論如何, 至少想創業的人

能輕易把目標與現實生活結合在一起

對他們而言, 賺錢就是目的

但對想從事藝術創作的人來說

這往往是互不相關的兩件事

想單靠自己的作品維生, 是所有藝術家的夢想與理想

不是不能達成, 只是對起步者而言

這比做白日夢還更不切實際

遺憾的是

創作在大多時刻總是與現實生活相衝突的


但我並不擔心這些

做太多預想會越來越對事情有害無益

也讓自己綁手綁腳無法施展

況且古今中外大把大把的藝術家們也都這麼走了過來

難, 不代表不可能

事實上這件事與信念決心更相關

而醞釀兩年

如今這份信念正以蓄勢待發之勢遍滿

體力是疲累的

精神, 卻是高昂的

我興奮地迎接每個到來的明天

遍尋每個可能的機會

經過兩年不曾間歇的創作

現在, 心底的聲音告訴我

是可以暫時停下腳步的時刻

目前走到收割與享受成果的階段

於是將作品重新整理潤飾

一件件投向世界各地各型各類不同的舞台

實驗影展, 畫廊, 藝術節

讓它們儘可能地曝光

儘可能地接受世人眼光的檢驗, 然後

我會更明白接下來的路

該如何走的更為精彩


















farlan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