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2008年, 初

冬春交替之際

研二下學期, 獨自一人

在漆黑的工作室

默默拍攝, 燃燒中的

蠟燭


深夜裡, 室外

仍是零下的溫度

偌大的工作室, 沒有一扇

窗, 只有一盞

燭光, 照著

咫呎的距離

架好攝影機, 坐在一旁

一邊, 凝視燭火

一邊

我的思緒

一分一分, 逐漸

陷入極深極深

之處


我很擅長, 在長時間拍攝

只有極微細變化的景象

以固定不變的鏡頭

該說是, 這樣的拍攝方式

訓練出我極佳的耐性和專注力, 還是說

我的耐性, 在這樣的拍攝方式上

展露無遺

應該是後者


總之, 在這一段

獨自且漫長的

等待中

我突然明白, 對了!

就是這樣了! 只要

一直這麼做下去

那就對了!!


當時的欣喜

現在, 還深印心中

雖然無法再更進一步, 去描繪

或具體陳述, 究竟

發生了什麼事

但一股信心, 便如此

油然而生


時間向後, 到

2009年夏

此前, 我的生活及境遇

雖有許多不如意

一堆挫折失敗, 但這些

全都在, 可預期

可理解, 及可接受

的範圍之內

只是, 自從那件事發生後

我的人生, 便一股做氣

真正開始完全, 邁入

不可預知的領域


那就是, 與房東間的爭執

這直接促成我回台灣的決定

回家後, 一方面天天過著

愉快無壓的日子

但另一方面, 卻也深深被

反文化衝擊, 給困擾著

不論身體或心理, 都有

許許多多

無法適應之處


像是一回來不久, 就生病

感冒, 然後鼻子過敏復發

皮膚跟眼睛, 對空氣中的汙染非常敏感

只要在室外待, 超過半小時

臉就會癢, 眼睛也會

紅癢乾澀, 此外

摩托車一從身旁經過

就覺得無法呼吸, 其它像

總是以險象環生的方式過馬路

在公車上一度, 連站都不會站

猛煞車, 猛加油

根本讓人無法反應

此外, 習慣了對個人身體空間的尊重

以至對於在這裡, 一下就被人撞

一下就被人碰, 真覺得很不高興

連聲借過, 抱歉都不會說

實在很無禮


這些都是很顯而易見的部份

再微細一點, 人與事的變遷

及心中想法, 思考上

細微綿密的變化

但即便是這些

也都屬於, 可以慢慢

意識到, 感知到

而後掌握到, 的範圍


然而

真正讓我覺得有些困惑, 甚至

有點困擾的



某種大方向, 與

大力量

那並不屬於我, 也不是我

身心內的東西


很陌生, 初次見到時

我簡直感到, 被它

撞得頭昏眼花, 搞不清

東南西北, 或者是

直到被撞得人仰馬翻後

才逐漸感受到, 這樣一個東西

它的存在

雖然我一直弄不清楚

那究竟是什麼


那並非命運

因為命運在此時, 是被動的

而那是推動命運

改變的東西


說不上來, 但是

我可以隱約意識到, 這東西

簡直是為了要幫助我

擺脫及抖落掉, 一直纏附在身上

的某些特定的種種內在的外在的

混濁, 雜染, 黏著

是為了這個目的, 才因此出現


現在, 我正過著

和在過去, 自己所設想中的未來

截然不同的生活

這情況其實很有趣, 在過去

雖然許多方面, 都不是很順意

但我依舊能, 時時樂觀以對

也很能接受當時的狀況, 因為

一切都尚在, 可推想

也可理解的範圍內


但, 現在我所過的日子

卻整個在自己, 大腦所能

想像到的任何角落之外, 我不知道

自己究竟, 是怎麼

被漂到這邊來的


雖然在心中, 一直祈願

也一心期待這樣的日子到來

但那至少也該是, 十幾二十年後的事

結果卻一下子毫無預警地出現

在眼前

因為心中一點準備也沒有

加上原先的生涯規劃, 一下被打散

對此, 我完全不知所措

整個人愣在一旁, 連想要做個

像樣的反應, 都不知該從何下手

而且

現實中所發生的, 情況

雖與我人在國外時

每天, 在腦海中勾勒

並於心中不斷祈願的未來

一方面完全相符, 可是

另一方面, 卻又

完全不一樣!


這種情況, 極像是

依著心中理想, 不斷思索

總算設計出, 一棟

屬於自己理想與夢想的房子

而這間房子, 預計

至少要在二十年後才能完成

目前什麼都沒有, 沒建材

沒土地, 只有一張

概略的設計圖, 與完工後

房屋預想參考海報

不過因為實在太滿意這間, 未來的屋子

所以即便只是大略設計完成

依舊是帶著雀躍的心情, 不斷

在心中盤算, 該如何在

二十年間

籌措到所有, 必須的資金與資源

才能在將來, 順利

讓屋子落成


一路盤算到睡夢裡

結果

隔天天才剛亮, 根本都沒睡醒

就有個人來按門鈴, 說

房子蓋好了, 恭喜

現在我就可以在裡面生活, 過自己所期待

二十年後的日子了

聽到這些話, 難道能當自己

還不是在作夢嗎?

搞什麼

腦中空白一片

只不過, 連眼睛都還沒時間多眨一下

便被一路拖去某處

見到一夜前, 原本還只是張海報

的房子

然後, 那人打開大門

交了鑰匙, 說

就把這裡, 當作一個

開始

好好利用, 看將來

要做怎樣的發展

自己規劃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才轉頭, 那人早已消失

只好以驚魂未定的狀態, 一腳踏入

進了屋內, 草草環顧一周

初步評估後發現, 一切

都跟設計圖中所規劃的, 相去無幾

但是, 又好像完全不同

是因為所有格局, 都左右相反的緣故?

還是日光燈的形狀, 或者牆壁粉刷的顏色?

空氣中的味道

還完全弄不明白, 只知道

現在, 得先在屋裡

找個位置

站好, 然後

再次把屋子給完全看個明白

才有辦法在接下來, 好好想想

可以用什麼方式, 在這新家

好好渡過

嶄新不同的日子


雖說, 或許能夠明瞭

這個大方向, 大力量

它出現的目的與

意義

不過, 在心中

仍是有些感到隱隱不安

而原因即在於

面對所有發生的一切, 不論

是好是壞

到來的或離去的

全都只能被動地, 接受

並且沒有

任何選擇餘地

一切都不是出自我的意志, 也

一切都不是我, 所做出的

決定


好像被認為是需要的

咚! 一下就掉到手裡

而被認為是不需要的

咻! 連還沒能反應到

就已經自動消失不見


未來在這個時刻

突然變得很模糊

不清楚方向

不知在何處

曾經

它是那樣清晰

即便是在

比日出日落, 還要再遠一點的

遠處


當然, 這過程

不是都很好受

包含心情上的起伏變化

以及種種牽扯


而這就一如, 我不知道身體

何時會再, 痛起來

我也不知, 這不可思議的

種種轉變

會將我帶至何方


不只如此

但我所能在這裡描寫出的

也只有如此

像無意間駛入未知洋流的航海

掙扎一陣, 我

暫時放開槳與舵

在船首, 凝視

大海的意志

並感受它的力量

以隨順的心, 在任何地圖

都尚未能觸及之處

等待

下一個可能的目的地


至於現在, 我只能明白

一切的事情

大概, 在那時候

就已經開始

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On the Other Way

farlan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妹
  • 呃嗚!!
    自從回來後
    重度感冒三次
    到現在還後腦昏鈍

    加油啦~
  • 呵呵, 有逆境
    生命才會有成長, 有突破
    加油!

    farlande 於 2010/06/30 17:38 回覆

  • 妹真可愛
  • 文章太長不想看,只看妹的留言就夠了,咩。
  • 明天晚上去玩的時候再聽你說澳洲的故事!

    farlande 於 2010/06/30 17:37 回覆

  • 汪媽
  • 你所說我有ㄧ點懂,我從前ㄧ次只去美2箇月,回來就不敢騎車,不敢過馬路。更何況你已去了好幾年,真需要時間去適應台灣啊。
  • 是啊,就是這樣

    不過, 同樣地
    這片土地, 與生活在這裡的人們
    也需要時間
    來適應與重新接受我們的歸來~

    farlande 於 2010/06/30 17: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